可以下破解版的破解盒子大全

   莫不离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如一尾行将窒息的离岸的鱼。

   他此刻的模样极为骇人,惨白的脸上,唯一双眼睛微微泛红,状若厉鬼。

   “这……会不会是墨氏伪造的?”阿烈看着莫不离,面上满是哀色,却还是开口问道。

   此问与其说是疑问,莫不如说,那是他最后的挣扎。

   “墨氏英才辈出,其族人向以鬼斧神工而著称。只要他们想,仿造出一封惟妙惟肖的先王遗言,甚至是仿造出先王的印章、玩器、用具等私物,也并非不可能。且据仆所知,先王此前远在大陈,与位于陈赵唐三国交界处的墨氏,从无往来,也从无……”

   阿烈忽然便息了声,飞快地转过头去,向身后看了一眼。

   在他的身后,正是那条秘径的出口,那石门兀自敞开着,一任飞雪飘落其间。

   这条精巧无比的秘径,正是靖王请人造的。

   除了墨氏,举世又有哪一处的匠人,能造出如此精妙的秘径?

   “周先生想是没听清,本宫方才说过,卧龙岭山崩时,共有三个人逃了出来,除老族长与墨少津之外,另有一位族老亦重伤而还,而那位族老,临终前曾吐露了一件密事。”秦素清弱的语声传来,若一线凉风,拂过阿烈的耳畔。

   阿烈苍白的脸上,渐渐浮起了一层青气,语声竟在微微打颤:“莫非……那族老所说之密事,便是……此事?”

   “正是。”秦素肯定地点了点头:“那墨氏族老在其遗言中交代,永平元年,靖王开始在白云观修建秘径,便是他与靖王私下里的交易,墨氏族中并无旁人知晓,就连族长亦被蒙在鼓里;永平九年,秘径终是建成,靖王赠了那族老大笔金银并前朝古物,二人就此有了私交,在其后的年月间时常私下往来;永平十三年,靖王的一位亲信忽然造访,并带来了靖王的一封亲笔信,却是将他年方两岁的幼子郭士张秘密送入墨氏,请那族老代为收养。”

   短发妹子身穿和服短裤手拿鲤鱼旗嬉戏写真图片

   略微停了片刻,秦素又继续说道:“那族老起先并不想帮这个忙,然靖王深知其秉性,随信送去了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那族老为财帛所动,便应下了此事。他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说不得就要牵涉进大陈的政权更迭之中,是故不敢告诉任何人,对外只说郭士张是他自己流外在外的幼孙,随后便悄悄将郭士张送去了隐堂,交由那里的墨氏子弟照顾。因这族老在族中地位尊崇,众人皆不疑有他。”

   阿烈死死地闭住了嘴。

   莫不离呆呆地听着,整个人瞧来都有些痴傻,再不复方才侃侃而谈的模样。

   秦素的语声还在继续响起,似是打定主意要将这真相说得一清二楚:“当年,墨少津先是拿出遗诏拓本,请先帝过目。先帝因不知其真伪,曾叫某臣子前来辨认。如今我们已然知晓,那个臣子,便是曾亲眼见过遗诏真本的老桓公。他老人家惊才绝艳,默背下整篇遗诏也不是难事。”

   她略略停了片刻,又继续语道:“而在这之后,墨少津又向先帝透露了郭士张之事。拿着这两件筹码,他向先帝要半壁江山,先帝起先自是不肯,甚至还想反过来治住他,可以下破解版的破解盒子大全可墨少津向先帝说了一番话,却终是叫先帝不得不服了软。”

   “他……说了什么?”莫不离问道,语声嘶哑,碎布般地连不成片。

   秦素淡淡一笑:“墨少津说,他既敢独自来与先帝谈条件,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也做好了墨氏族人全都被先帝杀死的准备。他向先帝言明,遗诏与郭士张都藏在赵国隐堂,先帝就算有百万雄兵,也找不到隐堂那个地方。而一旦他们这些顶着吕氏之名活下来的墨氏族众身死,则三十年后,这份遗诏并长大了的靖王幼子,会同时面世。”

   空地中静默了下来,山风呜咽着,拂过这寂静的一小方天地,好似阵阵悲鸣。

   莫不离缓缓张开了眼睛。

   那一刻,他的神情是木然的,眼神空洞,身体僵直,若行尸走肉。

   “原来……如此……”他张开了口,自言自语般的呢喃语声,自颤抖的双唇往外溢出,就如同那不是出自他意志的言语,而是另一个人透过他的嘴在说着话:“三十年后……先帝……活不到那个年头……他膝下的儿子……再无一人成器……遗诏面世……幼子……继位……天下……归心……”

   他断断续续地止住了话声,像是再也难以为继,重又开始喘息起来,张着嘴呼出大口的白气,却是吐不出一个字。

   秦素遥遥地看着他,淡声道:“皇叔所言极是。便是这三十年之期,让先帝不得不连退数步。而其实他却不知,墨少津早就把郭士张带在了身边。”

   她的语声极为清晰,仿佛要让莫不离听清每一个字,一字一顿地道:“吕时行有一庶弟,名吕时敏。他,便是郭士张。”

   莫不离颤抖的双唇,略略向外扩张了一下。

   那应该是一个笑。

   然而这个笑却比哭还要可哀。

   秦素冷眼看着他,不由想起了那种笑脸的傩仪面具,分明是笑着的,可他的眼睛,却是彻骨苍凉。

   “父王……瞒得我……好苦……”莫不离再度开了口,语声未了,一张口,“噗”地一声,喷出了一口血。

   “主公!”阿烈大惊,急步上前要扶他,却被他抬手格开。

   他仰起头,看着那连天飞雪、看向那皑皑远峰,蓦地大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可笑……哈哈哈……可笑……可笑……”血丝顺着他的嘴角滴滴滑落,前襟上很快就湿了一片,雪片扑过来,又旋过去,似是被他的笑声牵引着、飞舞着。

   “墨氏,是超然于三国之外的。”桓子澄的语声兀自冰冷,穿透了莫不离几近疯狂的大笑:“他们从不肯依附于任何一方势力,然反过来讲,他们却也可能为任何一方势力所用。便如此事,他们既愿辅助靖王建成秘径,甚至为其匿下一个儿子,同时也愿意帮着先帝掘断龙脉、毁去遗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