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思维链接在白夜明看来是十分不可思议的。

他感觉自己在脑海中的每一条神经都顺着系统与系统之间的链接,进入到了一个奇妙的在精神世界之中开辟的空间里,而佳玉的大脑也像是有亿万条丝线一般连接到了这片世界里。

两个人的无数突出在这片空间之后相互接近,交叉,包容,却又以毫厘之差一点都没有碰触到一起。

但是白夜明发现,自己产生的每一个念头、每一个想法甚至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创意,就连“这里好漂亮”这种没有意义的概念,都会直接在这漆黑的空间中点亮自己的一个神经突触的末梢。

而这末梢发出的一点微弱的光芒可以照映到附近佳玉的无数神经突触,而佳玉她被点亮的神经突触会接受信息,然后就近唤醒更多的突触来对这份信息进行运算。

运算出来的结果,诸如有没有什么意义、要不要在进行讨论、下一步的改进方向是什么,诸如此类,会通过佳玉的神经末梢显现出来,重新反馈给白夜明。

这样一来一去的不断反复。一个微小的念头就会迅速扩大,直到在两个人的脑海里运算到某一步被废止,或者得到一个不能够继续优化的答案。

白夜明和佳玉同时产生的可不只是一个念头的不断反馈,在系统的帮助下,上百亿个精神的分支,同时在进行着上万个思考的过程。

这些被承载的思考过程不断地被筛选、更新、最终相互之间有关联的光芒会逐渐的碰触融合,来拓宽自己的迭代寿命。

两个人探索了无数的方向,在有些地方走的很深入,却最终半路夭折;在有些路径上一直艰难维系,却又事实都能绝处逢生。

思维的产生,交互,突变和完善的过程是一个难以用任何已知的语言和哲学框架去进行确切描述的事情,因为语言也好,哲学也罢,本来就是思维的一部分。

甚至连描述这种行为的本身,也都只是思维这样的概念之中的一个微小存在。

甜美双丫髻的美眉笑容纯净

白夜明觉得自己和佳玉之间的运算就像是人工智能之中的深度学习一般,只知道输入的量是自己兴起的无数念头,输出的量就是成熟的念头。

他完全不知道这两者之间的链接是如何被塑造的。

他有些沉迷于这样的感觉,这种由两个旅法师助手系统匹配而产生的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令人痴迷。就像是在平静的湖水上投下一片又一片梧桐的落叶。

没有人知道涟漪将要与何种面目,去飘向何方。

白夜明甚至控制着自己投下了代表思念佳玉的念头,这样的念头在两个人的脑海中迅速的震荡扩大,佳玉似乎在念头强壮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就笑着主动熄灭他,然后催促白夜明去做正事。

但是白夜明仍然在这念头被抹除之前输出的信息里看到了很多令他从来没有去设想过的奇妙而又混搭的场景。

比如在地球上一起去看阴三儿的livehouse,墙上贴着他们为《赛博朋克2777》而出的专辑海报,这是在用时间的魔法拯救出来的么?

比如在已经被推平的小时候住的房子里一起吃生日蛋糕,仿佛是数十年没有见过的款式,但是上面的图案确实怪物猎人中的艾露喵。

比如自己和佳玉一起站在环形要塞上,下面是无边无际的奥札奇大军,但是两人却还为了今天吃的炸酱面是否放多了菜码而在拌嘴。

这样奇妙的结果的输出,让白夜明感到目眩神迷。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在思考的整个过程中,两个人深度交融所形成的念头是这样的令人感觉到璀璨夺目,而又捉摸不透。

他在现实中挥舞着大剑回望了一眼在侧旁协助他的佳玉,佳玉在同一时刻也看了一眼他,两个人此刻跳出精神空间,而又在眼神的交汇中,产生了一次新的沟通。

他们在这一刻都明白了,对方已经决定在以后要将这种交流的方式当做日常中的一种常态。

他们都想知道日常一些微不足道的念头和感想,在两个人这种不断的碰撞中? 最终会诞生一朵怎样美丽的花朵?

白夜明还因此联想多到了很多。

他以前总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当我看到一片树叶、一幅风景和一寰银河时? 佳玉眼中看到的同样的景象和我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吗?

佳玉她对这些情景所在脑海中形成意象的投影,和我又能够是大抵相同的吗?

这些问题原本只是令人感到迷茫而有遗憾的一些遐思,但是这种系统的深入交流却让两个人将自己所看到的风景拼合到一起,形成一片谁都未曾光顾过的神秘圣域。

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如果不是因为两个人还在面对着冰呪龍的攻击? 还在大敌当前的状态? 他们的目的是想要找出机会跳出这个loop。

白夜明和佳玉清楚的知道自己能够在这样的场景中不断的抛出念头? 玩耍一整年。

直到他们可以做到比他们之间由系统引导的精神交融能够更快地预测出结果? 他们才会停止这个快乐的思维游戏。

不再叙述这个差距? 言归正传,两个人运算的最终目的还是想要去寻找,一个可以帮助解决“如何切断冰呪龍的尾巴”这样一个棘手问题的答案。

无数的念头纷纷凋零? 或者壮大。

壮大的念头纷纷合拢,或又散开。

几经周折变迁之后? 上万条上亿条的光带,逐渐收缩成了几个极点。而这几个极点又相互试探碰撞交融了一番? 最终汇聚成了两端粗大的枝桠。

而这两个枝桠在迭代了很多次之后,也就只有一些细微的变化。白夜明和佳玉于是知道,这就已经是两个人运算的极限了。

他们去审视这两个已经成型计划,发现都是令人拍案叫绝、异常新颖,然而却大相径庭、南辕北辙的方法。

第一种方法非常的繁琐复杂,它既充满了艺术感,仪式感,却又在很多环节显得野蛮而粗糙,整体给人一种啼笑皆非而又不可思议的荒谬感。

白夜明觉得这种方法就是某种意义上的鲁布·戈德堡机械(rube gmae)(注1)

白夜明在脑海中迅速的模拟了一下了,他发现这个非常复杂的“机械操作群”竟然是可行的。

即便它要求从某一步开始,就要将冰呪龍的行动以厘米作为误差标准,在现有的地形上进行了诱导。

然后将它的尾巴运动轨迹计算到在某一时刻某一位置会呈现在某个特定的角度,以便白夜明去挥击。

计划中非常明确的说明,根据现有的数据来计算的话,只要白夜明完成上面规划出的前后三十七刀挥击,就一定能够把冰呪龍的尾巴从某一个特定位置上砍下来。

另一种方法则完全不同。

在规划中,它充分利用了白夜明和佳玉的咒语能力。这种咒语能力不是像上一个计划那样,只是去帮助他们塑造出挥刀所需要的特殊地形和时机。

而是在让白夜明和佳玉能够在瞬息万变的战斗中找出一道空挡。可以以最短的时间内打出最多的伤害,进行一次他们也从来没有预想过但是确实可以达到的高效率爆发输出。从而可以砍到冰呪龍的尾巴。

第一种方法的优势在于它的成功率是100%的,但是它的容错率非常低,这精妙的机械设计中只要有某一环出现问题,那么这一环之后的所有计划也都宣布报废。

而想要重新计算出某种新的可能性,就又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甚至还可能之前的工作付之东流,需要一切从头再来。

后者的首要优势就在于容错率很高。

因为用咒语去塑造一段平稳爆发骑士是整个任务中独立的一环,而顺利的进行自己的爆炸输出表演,也是独立的一环。而那些攻击确实能够落实到冰呪龍身上,达成计划中应有的效果,则是第三个独立的步骤。

这三者之间相互独立,就意味着具有很大的容错率,可以先完成一部分,9再去准备好另一部分。

但同时也意味着不确定度的大幅上升,使得该计划的总体成功率维持在一个一半一半的水平。

而且这个计划中最让白夜明看重的一点,就是它可以利用到白夜明最重要的杀手锏:【火球】。这个天赋咒语用的好,连骸龍都能搞死,更不用说只是历战级别的冰呪龍了。

但是虽然白夜明很清楚在试探出冰呪龍的数据之后,就可以试着使用【火球】去秒杀冰呪龍。但是白夜明同样很清楚,自己一旦这么做,是十有**得不到龙魂认可的。

即便白夜明挥刀已经偷出来了第零层的龙魂共鸣,但是他是不可能这么满足的。而且历战档次的古龍解锁龙魂共鸣天赋的速度也低的令人发指。

这个计划就可以让白夜明很好地展示自己的实力,同时利用火球的伤害来制造出一个绝好的机会进行断尾。可谓是物尽其用。

白夜明和佳玉也解释了那些中途熄灭的其他计划,他们发现这些计划不是两者的某个弱化版本,就是存在着某些致命的不可忽视的缺点。

相比之下,这两个虽然看似都有些极端的做法却反而更具有强大的说服力。

对这两个计划进行投票就用不到非常复杂的思维共享系统了。他们两个对视一眼,很快就很有默契地选择了后者。

前者虽然好,但是对白夜明和佳玉两个人却有些不太现实。

白夜明因为失去了因度,所以他很难处理,庞大而复杂的在计划书中标志出来必须要处理的战场信息。所以他很难走出正确的每一步,来砍出正确的每一刀。

佳玉,虽然在系统上有着亚丽莎的辅助,但是她和亚丽莎有些不太适应,白夜明拷贝给他的种种战术面板和辅助程序,还在进行着焦虑学习。

而亚里沙本身不出自学院派,对于编程这一套就不是很感冒。所以她很难依靠自己的力量去编写最合适自己的战斗辅助程序。

佳玉虽然计算力非常强大,但是综合下来各种因素,和亚丽莎的配合还是会出现同步率的问题,这就导致了她也不能够精确地执行计划中标注出来的每一步措施。

选择第二种方法,还有另外一个让佳玉和白夜明都感到很有兴趣的动机,就是它可以测试出两个人的攻击上限。

这对于白夜明评估在之后的冒险中,面对风险的抵御能力而言,是十分重要的。

毕竟白夜明只剩下一次召唤煌黑龍的机会了。他也并不知道召唤完这次之后,煌黑龍到底还会不会给他新的召唤机会。

所以在最重要的底牌不能轻易动用的情况下,他和佳玉所要面对的战斗就只能尽可能地依靠他们两个人了。

而通过这种方法来测试一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是对于将来非常有用的一个参考依据。

两个人经过一番讨论,得出了一个较为完整的作战计划,补充了细节方针、应急预案和种种规划。就打算先去试着实施它。

这些思维间的交换,实际上只过去了两个loop的时间。

思考的过程既没有拖慢白夜明和佳玉与冰呪龍之间激烈攻防的节奏,同样也没有耽误太多时间而使得两个人的身体状态出现一定得下滑。

1:鲁布·戈德堡机械:

是一种设计精密而复杂的机械,以迂回曲折的方法去完成一些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工作。

例如打一只蛋,操作者动了一下一个按钮,然后可能会有一个小球因此滑落,它会击打勺子,勺子落到地上溅起了另一个小球,小球碰触了某个弹簧,弹簧打出了一个弹丸,然后弹丸碰转了一个刀子,刀子割断了绳子,绳子落下来,然后下落的石球又打碎了,目标鸡蛋。

设计者必须计算精确,令机械的每个部件都能够准确发挥功用,因为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极有可能令原定的任务不能达成。由于鲁布·戈德堡机械运作繁复而费时,而且以简陋的零件组合而成,所以整个过程往往会给人荒谬、滑稽的感觉。

部分出自百度百科。

xiazaitxt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