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预轻轻地舔了下唇,没有说话。

闵辛望着她,眼里尽是痛苦——

夫妻多年,他多多少少是了解她的,周预沉默一般就是默认。

他哑了声音:“你真的喜欢他,还是为了给下半生找个依靠?”

周预垂了头,一会儿看着窗外,轻声开口:“闵辛,我们的事情过去了。”

“我知道。”他苦涩又苦涩地开口:“作为一个老朋友关心你一下,也不可以吗?”

周预终于肯正眼看他,四目相对,过了半响她才低声说:“我是认真的。”

她说了两次认真,闵辛顿时心止如水。

良久,他掩饰般地看向别处,“我知道了。”

周预有些局促,毕竟她肚子里的孩子是闵辛的,她多多少少还是怕他怀疑,她起身要离开时,闵辛忽然又开口:“他对你好吗?”

周预意外,然后浅浅地笑了一下:“挺好的。”

闵辛就死死地盯着她,她笑起来的样子很柔软,她整个人都比以前放松了许多了,或许是因为离开他,或许是要当母亲了。

眨眨大眼天真烂漫少女清新私房日记

可见,他放手是对的,至少她现在过得很好。

而且这么久了,她也没有表现出一点儿留恋的样子,他又笑笑,觉得自己是自作多情了,她都和王竞尧有孩子了,怎么还会想着他?

想到孩子,他又是一阵心绞痛,那些想象出来的画面简直就是凌迟。

他后悔了!

闵辛觉得自己不该放手,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他绝不会放手。

虽然很卑微他还是开口了:“你愿意回到我身边吗?我们重新开始。”

周预吓了一跳,盯着他看。

闵辛这才感觉自己唐突了,心中又是一阵苦涩。

周预觉得差不多了,轻声说:“我先出去了。”

“预预。”闵辛叫住她。

周预掉过头,“还有事吗?”

他静静地注视她,摇头。

没有了,其实还能有什么事呢,他们都不是夫妻了。

他只不过是想问一下,她是不是去找王竞尧,是不是去照顾他?

可是,自己又有什么立场?

这一刻,闵辛生不如死。

周预离开,轻轻地为他带上门,他看不到外面,但是比看到还要挠心窝子。

秘书悄声进来,小心地照顾他。

闵辛躺得笔直的:“她是不是去对面了。”

秘书答非所问:“王先生的伤不碍事,明早就出院了。”

闵辛喉结松动了一下,“那她也不会再来了吧。”说完,就不大吱声了。

明明身体透支到了极限,但是就是不肯睡,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上面,秘书还真怕他神经给崩了,小心翼翼地哄了半天,但是大人物就是不开心。

后来,顾安西进来,秘书为难地说:“顾医生,您看这……”

声音又压低了些,显得心疼无比:“这不休息不行啊,哪里能熬得住?”

顾安西上前弯腰。

闵辛瞪着她,随后,一扭头到另一边去不想看见她。

顾安西笑笑:“不想看见我?”

闵辛冷哼一声,不出声,显得很不想理她的样子。

顾安西哦了一声,拖得长长的,随后就从自己的衣袋里掏出一支安定来,一边抽药水一边冲着闵辛笑。

闵辛身发毛,冷声:“顾安西,你敢!”

她弯下腰,脸和他贴得很近很近,“我怎么不敢?”

接着又说:“不是小孩子了,自己不会照顾自己,只好我亲自来照顾你。”

笑眯眯的,“我好吧?”

说着,一针就扎了下去。

闵辛还瞪着她,但不到一会儿就眼睛无神,慢慢地合上了。

他的秘书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顾医生,这是……这是做什么?”

顾安西扬了下眉:“他该好好休息了。”

秘书长松了口气:“这样啊,我吓了一跳。”

顾安西把针管处理了,又看着秘书:“看着他,这半个月不要让他提前出院了,不然你主子的手臂废了你可不要找我哭。”

秘书蛮感动的,“顾医生啊,过去是我错怪了你,以为你对闵先生是怀着恶意的,原来您这样关心他。”

顾安西的目光奇奇怪怪:“你没有错怪我啊,我一直对他是怀着恶意的。”

她皮皮一笑:“看着他不开心我就开心了,看着他愤怒我心情就好。”

说完,走出去到对门,剩下秘书在那里怀疑人生。

顾医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

对面,顾安西把门打开,出乎她意料的,周预不在。

她问着老哥哥:“周姐姐呢?”

王竞尧笑了一下:“先回去了。我看着她心情不大好的样子。”

一旁的秘书长附和:“当然不会好,您把她的男人打成那样,心情能好吗?”

王竞尧佯装不解的样子:“她现在的男人不是我吗?”

顾安西噗地一声笑了出来,过去靠在他身侧,“你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啊!”

秘书长也含笑:“周小姐的心里,应该还是闵辛重要一些的,毕竟是孩子的爸爸,还是不希望他出事的。”

顾安西没有出声。

王竞尧睨着她:“你又在想什么鬼主意?我可告诉你,这些天消停一下,闵辛现在就和疯狗一样,见谁都咬。”

顾安西凉凉地开口:“那也是老哥哥你没有用啊!要是我,打得他满地找牙。”

王竞尧拎她耳朵:“打架狠就行了吗?”

他轻哼一声:“没有我护着你,你早被他拆了。”

小奶精不说话了,这倒是真的。

她一乖,老哥哥疼爱之心就上来了,让秘书长把刚才人送的大山参拿过来给她捎上,要她补补身体。

顾安西抱着大山参走了,上交给薄小叔了。

她才走,王老太太就过来看儿子了,还带着嘤嘤怪。

嘤嘤怪不是来看儿子的,想来见见小混蛋的。

两人一来,嘤嘤怪在儿子的病房坐了不到五分钟就在秘书长的陪伴下去找小混蛋斗嘴了,剩下老太太哭笑不得:“竞尧,你看看你现在,在你爸那里一点儿热度也没有了。”

老哥哥倒是不以为意。

老太太又看着儿子脸上的青红肿紫,不由得痛斥一顿,“你说你和闵辛加起来都是90岁的人了,又是这样的身份地位,打起来也不分场合,叫人看了笑话,你说要是瞒不过来,外面的媒体一报道……两个大人物为了女人大打出手打进了医院,不叫人笑话么。”

王竞尧皱眉:“我这挨打是愿意的么!我是受害者。”

“哪里受害者了?”老太太睨他:“你该的,谁让你招了闵辛。”

王竞尧苦笑:“妈,你这是不讲理了,我愿意招他的吗,还不是安西那小鬼出的主意,哦,周预怀孕了,非得说是我的,闵辛不揍我才怪呢!”

老太太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于是脸一板:“那也是你没有用,无法震摄住他,周预和他离婚了,孩子就是你的他也挑不出半个不字,你怕他什么!”

王竞尧叹息:“就是孩子不是我的,我才怕啊!”

如果真的是他女人,他真的爱周预,那么他倒是义无反顾了。

现在这种形势,他还是惜命的。

老太太又说:“你就当是为了安西那小鬼头。”

老哥哥无语了,想自闭了。

这能一样么,又不是安西怀孕了……

老太太教训完儿子,倒是去看了看闵辛,闵辛打了安定在熟睡,老太太略坐了坐就回来了,叹息一声:“看着怪可怜的。孤身一人得了这权势,现在老婆都没有了。”

她又严厉地教训儿子:“总之,我们两个老的你不用管,你妹妹那里你是要好好守住的,别闹到最后妹妹也不要你了……你现在还是个单身。”

王竞尧:我单身,我洁身自好我错了吗?

老太太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冷哼一声:“少来那套洁身自好,你私生活虽然没有闵辛精彩,但也不是没有,你要是不招蜂引蝶,那些个小明星艺术家的能围在你身边转吗?又不喜欢人家,又还要吊着她们……”

大人物摸摸鼻子,受着。

秘书长在一旁帮他说话,轻声细语的:“王先生是单身。”

老太太横他一眼:“老光棍就是老光棍,单什么身,说得这样清新脱俗的!”

王竞尧无奈极了:“您儿子还是很抢手的。”

“哦,是么!”老太太哼哼:“你倒是带个好的回来给我瞧瞧呢!”

老哥哥无语:“这种事情,也得两情相悦是不是?强扭的瓜不甜。”

老太太大概是想到了什么,不作声了。

王竞尧见她这样,知道她也是真心急了,于是一使眼色:“景川,去看看老先生怎么还不回来!”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