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真见过战海!”

轩辕菁菁无比激动,美眸中闪过激动之色。

“您是在哪里见到我父亲的!”

秦朗双眼泛出亮光,连忙追问道。

“在大世界一处名为‘幽魂府’的势力地盘上,这处势力距离我们隐世家族势力范围数百里,并不算太远。”

“当日我路过幽魂府,恰好看到幽魂府的人追捕一名魂修男子,那名男子正是画像上之人!”

“实在太可惜了,若是我知道那男子是你父亲,定要将他从幽魂府人手中救出来!”

鲁家老祖十分懊恼道。

当初虽然见到了秦战海被追捕,但他堂堂武圣强者,根本不屑没有将幽魂府这样的势力看在眼里,更没有出手参与其中的意愿,直接离开了。

如果知道那被追捕的男子就是秦朗的父亲秦战海,鲁家老祖说什么也要救下秦战海!

随手之劳,就能够让秦朗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鲁家老祖何乐而不为?

不过现在说太多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美若天仙不食烟火清纯美照

“父亲被人追捕!”

秦朗心头狠狠一跳。

“秦朗你放心,幽魂府乃是专门收集魂修的门派,他们只是追捕你父亲,应该没有当场格杀!”

鲁家老祖开口安慰道。

“可是幽魂府会将收集的魂修聚集在一起,让彼此战斗,吞噬,壮大,来提升他们幽魂府的战斗力!战海落入他们手中,怕是凶多吉少啊!”

轩辕菁菁一双玉手不安的紧握在一起,无比担忧道。

她终于明白为何秦战海没有前往隐世家族寻找她的原因了。

“哼!幽魂府最好祈祷我父亲安然无恙,否则我定会让幽魂府所有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朗眉头拧在一起,眼中露出凶芒,从鲁家老祖口中问出幽魂府具体的位置后,直接脚踏神迹,化作一道残影,向幽魂府所在方向猛冲而去……

幽魂府地域境内。

距离幽魂府十余里的大路上,一支百余人的队伍正在前行,队伍中有着数十辆马车,车上拉着满满的货物,两侧插着旗帜,上面写着一个个大大的“雷”字。

队伍最前面,众身材魁梧的大汉中间拥簇着一名英姿飒爽女子。

女子二十左右年纪,生的一双杏眼美眸,鼻梁高挺,修长的秀发束在一起,身材高挑,红色劲装将身材包裹,看上去野性十足,眼中精光闪闪,一人的气势竟是将周围十几名身材魁梧的大汉全都压了下去。

整个队伍的大汉看向女子的目光中满是恭敬、仰慕,眼眸深处更是带着阵阵亮光。

“小姐小小年纪,已经是武帝强者了,比我们所有人都强,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不知道以后谁有福气娶到小姐。”

“要是我郭台能娶到小姐,让我折寿三十年都行!”

几名大汉一边赶路,一边聊天。

美女人人喜欢,更何况整天跟他们在一起的女子,更是他们所有心中的梦中情人。

“就你们几个也想娶小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小姐早已芳心暗许了,你们全都没有机会了,早死了这条心吧。”

又有两名大汉开口对之前说话的郭台几人大笑道。

“什么人会让小姐都动心?”

郭台几人耳朵竖了起来。

“自然是最近在大世界凶名赫赫的青山剑派掌门秦朗了!”

一名大汉眼中露出崇拜之色,开口道。

“秦朗!那可是斩杀武圣强者如同踩死蝼蚁一样,在大世界至高无上的存在!他想要一方势力泯灭,不过抬手间的事情!那样的绝世强者,会跟我们雷家有瓜葛?我郭台来雷家晚,你可不能这样忽悠我啊!”

郭台摇头笑道。

秦朗那样的强者跟雷家相比,完全是天壤之别,怎么可能会有交集?

“忽悠你?有必要吗?他当初跟我们雷家有过交集,他被青山剑派追杀,还是小姐拼死救的他呢。”

开口大汉笑道:

“不信,你问问小姐,是不是有这回事。”

“小姐,那样的强者真跟我们雷家有交集?徐洋是在胡说八道吧?”

郭台几人看向英姿飒爽的女子。

“没想到他成长如此之快,我雷娟已经如此努力了,却连望其项背都做不到,此生怕是跟他都没有交集了吧。”

雷娟仰头望向远方天际,喃喃自语着,杏眼美眸中闪过一抹失落之色。

不过很快雷娟就收起遐想,神色一正,对众大汉下令道:

“马上就到幽魂府了,一个个都打起精神,事成之后家族少不了给你们丰厚的打赏!”

“好嘞!”

听到雷娟的话,众大汉眼睛一亮,兴奋道。

雷娟虽是雷家小姐,却是极为平易近人,对待他们下人也极为和善宽容,给予的奖励更是丰厚,因此雷家的下人都愿意跟着雷娟办事。

“这个幽魂府真是奇怪,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不让放到储物戒内,害得我们一路上速度极慢,一个个更是累出一身臭汗。”

郭台瞄了一眼头顶的大太阳,一脸的不爽,开口抱怨道。

“嘘!小声点,这里已经无限接近幽魂府了,说话要主意分寸!一旦被幽魂府的人听到,后果不堪设想!”

一旁,一名大汉小声对郭台提醒道。

“幽魂府有那么恐怖吗?”

郭台看向提醒他的大汉。

“幽魂府内有着上百名武帝强者,府主魏翔更是武帝至尊强者,而且传闻幽魂府还有着大量强大的魂修,其中最强的魂修,战斗力之恐怖,甚至还在府主魏翔之上!”

大汉小声提醒道。

“幽魂府的势力如此强大吗!”

郭台心中大惊,连忙捂住了嘴巴。

以幽魂府的实力,完全可以吊打他们雷家!

“幸好我刚刚的话没有让幽魂府的人听到,不然就给我们雷家惹下大麻烦了!”

郭台拍了拍胸口,侥幸道。

“你确定我们幽魂府的人没有听到你刚刚的话吗?”

而然就在这时,两道浑身裹在灰袍斗篷内的男子突兀出现,挡住了队伍前行的道路。

而后两名男子缓缓抬头,斗篷内的眸子骤然泛出寒芒:

“无耻小辈,背后诋毁我幽魂府,纳命来吧!”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不堪一击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不堪一击

“连我是谁,什么修为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凭什么高兴!”

怜悯的看了魁梧髯须大汉一眼,秦朗缓缓摇了摇头,气息一动,他和雷娟周身环绕的金芒瞬间断裂成无数碎芒!

“嗖!”

与此同时,秦朗扬手抛出一枚阵旗!

“嗡!”

随着阵旗落入阵中一处奇特的位置,整个困阵和杀阵气息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落向秦朗和雷娟头顶的巨蟒般粗壮的闪电陡然调转方向,向着操控阵法的魁梧髯须大汉猛冲而去!

“你们在这羊肠小道杀人无数,作孽多端,是时候血债血偿了!”

秦朗冷冷的声音随之传出。

“什么,你竟能够瞬间改变我幽魂府的困阵和杀阵!”

魁梧髯须大汉大惊失色,感受到猛冲而来的恐怖闪电力量,哪里有丝毫硬抗的勇气,直接迈足狂奔而逃。

然而,他不过武帝境界,速度怎么可能快过堪比武圣雷劫的闪电?

“轰隆——”

巨蟒般粗壮的闪电直接劈在了魁梧髯须大汉身上,将其瞬间劈成一片焦炭,当场毙命!

“秦朗,你还懂得阵法?”

雷娟美眸落在秦朗身上,心中满是震撼!

她原本以为秦朗会凭借蛮力硬生生破开困阵和杀阵!

但没想到,秦朗根本没有动用蛮力,而是随手掷出一枚阵旗,便改变了整个困阵和杀阵!

不费一丝一毫力气,直接用幽魂府的杀阵击杀了操控阵法的幽魂府长老!

“略懂而已。”

秦朗笑着看向雷娟:

“走吧,攻破幽魂府山门,是时候找幽魂府主事之人算账了!”

神念将整个幽魂府笼罩,秦朗瞬间感应到最为强大的几道气息所在之处,牵着雷娟的手向那里走去。

整个羊肠小道内剩下李浪鸣一行人满脸的错愕,全都傻傻愣在当场。

秦朗不但修为强大!

而且从其瞬间改变幽魂府的困阵和杀阵看来,他的阵法水平也达到了无比高深的境界!

如此年轻,不但修为奇高,甚至在阵法上的造诣更是高的离谱!

这样的人怕是在整个大世界怕是也找不出来几个吧?

许久之后,李浪鸣才颤抖着嘴唇,颤声道:

“幽魂府竟然惹到了如此强大的存在,他们一直作恶多端,这次终于踢到铁板了!”

“外面怎么回事?”

在困阵和攻阵祭出的一瞬间,正在一间阴暗房间内修炼的面庞消瘦老者猛然睁开双眼,皱眉冷声道。

很快一个急匆匆的脚步声前来:

“启禀府主,有人从我们幽魂府的羊肠小道硬闯了进来!”

“什么!有人闯进来?负责镇守山门的六长老呢?”

消瘦老者声音中满是不悦。

他正是幽魂府的府主,魏翔!

“启禀府主,六长老不敌,已经不幸殒落了!”

外面汇报之人颤颤巍巍道。

“什么,六长老被杀了?何人如此胆大妄为,竟敢杀我幽魂府的六长老!”

魏翔暴怒,直接站了起来,迅速走到门外:

“走,带本府主去找闹事之人!”

“不用找了,我已经来了!”

正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只见一名青衣青年带着一名高挑的红衣劲装女子迈步走来,正是秦朗和雷娟。

目光落在秦朗身上,感应到秦朗体内竟然蕴含着四道武魂,魏翔一双老眼中骤然闪过贪婪之色。

一直研究魂修,抢别人的武魂,他对武者的武魂最为敏感,可以轻易感应到别人的武魂数量,以及武魂品质!

在大世界这么多年来,这还是他头一次遇到同时拥有四道武魂的武者!

更让他兴奋的是,眼前的秦朗四道武魂中,除了本命武魂外,其余的三道武魂竟然圣魂!

这一刻,魏翔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如果能够将秦朗的武魂剥夺过来,他一直困在武帝至尊境界的修为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突破一直无法突破的武圣境界!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来我幽魂府闹事,还击杀了我幽魂府的六长老,简直是找死!”

魏翔浑身寒气散逸而出,将周围数里笼罩,冷冷开口道。

被魏翔的寒气侵蚀,雷娟心底本能一颤,那股寒气仿佛直击灵魂一般,让她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好在秦朗牵着她的手掌适时传来一股柔和的火热力量,将侵入她体内的寒气尽数逼退,之前不寒而栗的感觉瞬间荡然无存。

“找死的是你们幽魂府!”

秦朗冷冷看向魏翔。

从后者体内他能够感应到极为斑驳的武魂气息,很显然这家伙为了提升资质,还不知道荼毒了多少武者,抢夺了多少武魂!

“嗖嗖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不断从四面八方爆射而来,一个个气势强悍,浑身都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赫然正是幽魂府的武帝强者。

雷娟目光扫向四周,美眸中闪过惊讶之色。

此刻围在她和秦朗周围的武帝强者足足近百人!

也就说,除了被秦朗斩杀的两名执事和镇守羊肠小道的六长老外,整个幽魂府的所有武帝强者全都来了!

“桀桀桀,这小子好大的胆子,竟敢来我幽魂府闹事!”

“六长老丧命在他们手中,我们要为六长老报仇!”

“……”

赶来的众武帝强者一个个阴阳怪气,发出刺耳的笑声,摩拳擦掌,想要对秦朗动手。

“好,你们动手吧!不过不要杀了这小子,留他性命,本府主要好好折磨他的灵魂,为死去的六长老报仇!”

魏翔冷声道。

如此庞大的阵容,放在外面的大世界,除了那些根深蒂固的大宗门和王朝外,怕是没有几个势力更够与之抗衡!

他相信,有如此多的武帝强者出手,仅凭秦朗一人根本不是对手!

“嗖!”

“嗖!”

“嗖!”

随着魏翔一声令下,周围早已蠢蠢欲动的众武帝强者一哄而上,从四面八方向秦朗猛冲而去!

“来的好!”

秦朗冷哼一声,并指成刀,对着最前面的一名武帝强者劈下!

“噗哧!”

一记能量掌刀呼啸而出,那名武帝强者手中的武器和人同时被被劈成两半,当场毙命!

下一刻,秦朗反手又是一记掌刀劈出!

“噗哧!”

“噗哧!”

两名准备从身后偷袭秦朗的武帝强者头颅冲天而起,身首异处!

眨眼间,三名幽魂府的武帝强者命丧当场!

强大的武帝强者,在秦朗面前,如同纸糊的一般,根本不堪一击!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