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晨志可没有金昌兴的那份豪情壮志,现在日子最滋润的就是他了,他甚至有些安于现状。

   原来那个矿山的低价矿足以满足冶炼厂的需求,他不用担心新矿山的那些高价矿会让自己吃不消,所以金昌兴的烦恼他一点儿也体会不到。

   铜价在60000元的时候冶炼厂都有大把的利润,现在76000元的价格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暴利。

   日子过得最窝火的是黄洪亮。

   他自己要求的销售模式让他的销售公司跟这波铜价暴涨一点关系都没有。

   其实说一点关系都没有也不准确,应该说关系不大更准确些。毕竟铜价暴涨导致出货量大增,销售公司赚的销售费用也多了不少。

   可是这每吨的销售费用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跟动辄每吨两三千元的进销价差相比,还是太小儿科了。

   俗话说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黄洪亮心里也很清楚,这样的局面怪不得别人。尽管知道这一点,那擦肩而过的大笔利润还是让他眼红不已。

   就在金昌兴信誓旦旦地坚信铜价要继续上涨时,铜价却在76000元的关口前止步不前了。

   价格在这一线来回拉锯了几天,就再次调头向下,下跌的速度一点也不比上涨的速度慢,到三月底,价格又回到了61000元附近。

   如果说上一波铜价创下84000元的历史高点是一鼓作气的话,那么这一次价格只到了76000元就掉头向下可以说是有些再而衰的意味了。

   这样快速抬升和打压的手法,带有很明显的炒作意味,按理说如果李欣细心观察的话,应该能看出些苗头来。

   优雅清纯的居家少女图片

   可是心思在股票上的他却完不在状态,被这一波铜价的暴涨暴跌搞得晕头转向,完跟不上走势的变化。

   直到四月份,铜价又从61000元回到70000元,并在65000元到70000元之间来回震荡,出现三而竭的态势时,他才反应过来,这铜价算是找到自己的位置了:上面想破76000元很难,下方60000元也是极强的支撑。

   连续三个月的来回折腾,也让金昌兴意识到事情可能很难一蹴而就。现在上半年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照这样傻等下去,万一今年铜价还是上不来,矿山岂不是要比去年亏得更多吗?

   于是他不得已开始对外销售新矿山的铜矿了,这样做至少能回笼大笔的资金,用于维持矿山的日常运营。

   至于这样低于成本价销售带来的巨大隐性亏损,他就暂时顾不上了。他要以时间换空间,在他心目中,只要假以时日,铜价一定会涨到成本价以上的,到那个时候再来解决这个难题。

   和铜价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的走势不同,股市这几个月走出了一波难得的牛市行情。

   进入3月份以后,资源类板块就开始崭露头角,带动大盘一路冲高,其中有色金属、煤炭等板块表现尤其突出,成为两市涨幅居前的板块。

   到5月17日,西部铜业的收盘价为246元,此时股指已经突破4000点大关,当日以404829点收盘,这是历史上最高的收盘点位。

   李欣自从买入西部铜业后,到现在将近一年的时间,涨幅将近180,收益相当可观。虽然已经有近两倍的利润,但是在有色金属类股票普涨的背景下,李欣觉得继续持有西部铜业还是安的,并不打算现在就卖掉。

   他比较了一组数据:今年1月至2月间,西部铜业上市的这个交易所每日的成交金额已经比去年10月份的300亿元大幅增加至700—亿元。到3、4月间,每日的成交金额更是常常突破1000亿元,最高达到过每日1亿元左右。

   股市每日如此大的成交金额,预示着投资者的参与热情空前高涨,再加上空前的入市资金推动,这样好的势头,连当初股价翻了好几倍的彩虹电器都没有赶上过。在这样的背景下,拿彩虹电器做对比,西部铜业这样的优质股票也许才刚刚开始渐入佳境。

   这天,李欣正在统计资料,桌上的手机响了,李欣拿起来看看,是陈海打来的。

   “在干啥呢?”陈海在手机里问道。

   “还能干啥,不就是做各种统计表格。你呢?最近忙啥呢?”李欣说。

   “最近股市这么火,我也忙着看股票。有没有看好的股票?推荐几支。”陈海说。

   “我觉得煤炭和有色金属这一类的股票应该还有空间,可以买一点。”李欣不假思索地说。

   “这些板块涨幅已经不小了,还能不能买啊?”陈海问道。

   “应该可以的,虽然这几个板块一年来涨了不少,有些都已经翻倍了,但是你看看这几年有色金属的涨幅,比股票的涨幅大得多。还有,现在入市的资金源源不断,追捧的就是资源类的股票,所以我觉得它们后市还有空间,可以买一点的。”李欣解释道。

   “大哥,你这么笼统地说,我怎么知道买哪支呢?这些板块加起来一共有几十支股票呢,到底哪几支比较好?你是买的哪几支?具体指点一下好不好?”陈海焦急地问。

   “我买的是西部铜业,另外几支煤炭和有色类的股票也都不错的。你别光是听我说,还是自己比较一下。你可以在这两个板块里选几支,选那些前期涨幅不大,业绩也不错的,或者你干脆就买西部铜业吧。”李欣说。

   “等我晚上回家去在电脑上看看再说,办公室这里事太多。”陈海说。

   “不着急这一天两天的,花点时间看清楚、比较好了再买也不迟,。”李欣说。

   “你觉得基金怎么样?”陈海问道。

   “也行啊,对不熟悉股票、没时间自己选股票的人来说,买基金也是一种选择。这就相当于把你的钱交给基金经理,让他帮你炒股,你要是没时间没精力自己炒股的话,这样倒是能省不少事。”李欣说。

   “有人推荐说去买基金,现在一块多钱,明年很可能涨到九块、十块钱,你觉得考不靠谱啊?”陈海问。

   “你说的是现在股市上挂牌交易的基金吗?”李欣问。

   “是的。他们说有几支基金去年才七毛多,现在都一块九了,涨了快两倍了。股市现在这么牛,明年说不定能涨到十块钱左右,你觉得怎么样?”陈海说。

   李欣说:“到明年基金涨十倍?我觉得恐怕不可能吧。”

   陈海问:“我就是搞不懂了,你给我讲讲,为啥?”

   李欣说:“现在市场上交易的这些基金都是证券投资基金,其主要的投资渠道就是股票,再加上一些国库券、企业债券之类的。我估计投资股票的资金要占其资金总额的80以上。也就是说,这些基金最主要的收益来自于股票,股票涨不了十倍,基金怎么可能涨十倍呢?就算有个别的股票特别牛,真的一年涨十几倍,那应该也只是少数。基金的资金规模非常大,为了规避风险,其投资是分散的,不可能只买一只股票。大部分基金往往持有十几、二十几支股票,各行各业的股票都会持有。所以基金的收益能与股市里涨幅最大的板块相当就已经很不错了,绝对不可能一两年内涨十倍,除非股市整个大盘一两年内也涨九倍、十倍。你说对不对?”

   陈海说:“这倒也是哈。还有,买基金是不是和买股票差不多?怎么挑选基金呢?”

   李欣说:“我还真是没买过基金,具体怎么操作,要办哪些手续,你打个电话到你开户的证券公司去问问看,他们给的解释应该比较准确。至于怎么挑选基金,我觉得你还是要看看基金公司的背景,基金经理的业绩这些资料,这倒是和挑选公司股票有些类似,你一定要尽量多了解这支基金的盈利能力,这是最重要的。”

   陈海说:“行,知道了,谢谢啊,有不懂的改天再向你请教。”

   李欣的办公室门开着,他和陈海说的那些话,刘中舟去上厕所的时候在走道里听得一清二楚。

   刘中舟从厕所出来后,路过李欣门前就走了进去:“李欣,最近又买什么股票了?”

   李欣说:“没有买啊,手里的还是西部铜业。”

   刘中舟很是后悔:“唉,我的卖早了!你还有什么可以推荐的?推荐两支。”

   李欣说:“要不你还是把西部铜业捡回来吧,我觉得还有空间。”

   刘中舟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它也许还会再涨一点,但是这个时候追高感觉怪怪的,我倒是觉得你也该出货了。”

   刘中舟的谨小慎微让李欣很不以为然,他说的话自然不会往心里去,呵呵一笑就从耳边滑过了。

   可是几天之后,周五晚上新闻里的一条消息却让他顷刻间紧张起来。

   新闻里宣布从5月19日起,上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上调027个百分点,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上调018个百分点。

Tags :